Athel loren chicken

他是他的光芒,而他是他的利刃。





是一只鸡,
太敦我命,失之我病👌👌👌
开学了只有周日和假期在!
Fo前请先看置顶靴靴٩(*´◒`*)۶

今天居然能摸到手机呜呜呜呜!!!!太惊喜了!!!
后天月考所以明天消失一下otz!!努力考好!!!
膏肓的中篇已经打得差不多了!!!月考过后再发上来叭!!!真的很感谢各位小伙伴的喜欢!!!!爱你们!!!我会加油的!
冲鸭!!鸡!!!……

买了石头号硬是抽出来的!!!!
亲眼见证太敦酱结婚!!!!
我太tm开心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就是要打tag实名催婚一下这对!!!!
每天都喜欢你们这两小只!!!!!

【太敦】膏肓(上)


  ①犯人黑宰×狱警白敦,感谢 @百日 太太的授权

  ②部分参考现实中的监狱设定,其他的都为个人私设。

  ③本文为上中下篇,本章仅为上篇,后续的车会单独放链接,可能会涉及迷药,囚禁,不能接受的慎入!

④BGM:《病名は爱だった》

  【1】

  夏蝉又在聒噪了。

  刺眼的阳光裹夹着燥热从狭小的窗内冲入,将整个接待厅照得亮堂堂的,厅内摆设极为常见,黑色的软皮沙发,茶几,墙角摆着的盆栽,以及一张小小的办公桌,若是让外人瞄一眼,则会让人以为是一个普通上班族的办公室————前提是他没有注意到墙上的挂着的各种刑具与桌上放着的标有号码的银色手铐,以及整个厅溢满的冷厉凛冽的气息。

  这是SSS级罪犯的招待厅。

  此时,厅内仅有一个身着狱警服的白发青年立正站立在半掩着的门旁,他长得清秀,带着银色标志的警帽下参差不齐的刘海,一双罕见的紫金色眸子里像是有宝石与星星的碎屑,眉宇间中有着青年人的坚毅不屈。他在灼热的阳光照射中抬头挺胸,轻按在腿侧裤缝的中指在聒噪的蝉声中一动不动,深黑色的狱警服套在他略显瘦削的身体上,隔着那层衣料可以感受到青年肩膀的略微单薄,透露出未完全脱离少年的青涩。

  他表情严肃而认真,事实上的确有一件事让他十分地重视。这位白发青年名叫中岛敦,身为孤儿的他得到他人的救济,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最后成为了横滨看守所里的最年轻的狱警。三天前,看守长福泽谕吉与他进行密谈让他在看管这位准备入狱的SSS级犯人,并让他秘密监视那人的举动。

  "三天后,他就会入狱,我会让中也在下午三点将他带进招待厅,到时候你再将他带到独立的单间吧。"

  "对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心思缜密,敦,你一定要小心行事。"

  看守长银发下黑色的眸子在当时闪得令人心悸。

  灼热的阳光打在身上,使得年轻狱警开始出汗,汗珠已经顺着额头流到眉毛,而他却依旧挺直了站好,对汗水置之不理。即便他在心底再三告诉自己一定可以完成好任务,但砰砰作响的心跳声,与出汗的手心都在表达自己其实很紧张的事实。

  SSS级的罪犯吗………?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人。

  年轻的狱警以微不可见的幅度歪了一下头,使得汗水改变流下的路径,他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睁眼后,他将腰杆更加挺直了,这使他像是一根矗在原地的黑色的标杆。

  不管怎样,一定要好好完成任务!
  "哒哒,哒哒————"

  是两个男人的脚步声,并且在向这里不断靠近——中岛敦通过自己异于常人的敏锐听觉捕捉到这样的信息。他不由有些紧张地咬了咬牙关。

  他们应该就是————

  "嘎吱————"

  半掩着的门被干脆地推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招待厅,并在中岛面前停下。前面的略微矮小的橘发青年身穿着草绿色的候补看守长常服,警帽上的标志是金黄色的,一对碧蓝色的眼睛像是汪洋大海。他看见中岛,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

  "来了?等多久了?"

  "4个小时,中也前辈。"

  中岛闻话迅速地向中原中也敬礼,中原中也是横滨看守所内极为优秀的候补看守长,等级只比看守长福泽谕吉小一级,据说他是在小时候被福泽谕吉从不良团伙中救出来的,并自愿接受警部训练,然后一路打拼到这个位置。他是中岛所崇敬的上司,因为经常与中岛一起担任犯人的看守工作,也算得上是半个朋友。

  "哦……这样啊。辛苦了。"中也意味不明地拖长语调,他点点头,然后自动侧身,让中岛看清身后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目标:SSS级犯人。

  "你们两个,为了方便以后的相处,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视线顺着看过去,紫金色的眸子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瞪大了。

  眼前犯人穿着松松垮垮的黑白相间的囚服,脖颈与手臂上缠满了洁白的绷带,他比自己年长而且高挑,一头蓬松柔软的短发让他看上去极为温驯,俊美的脸棱角分明,他的一只眼睛被白色的绷带遮盖住,另一只露出来的眼睛是鸢色的,无星月的黑夜、令人深陷的泥潭、平静无涟的死水,都是这眼睛的代名词,可中岛敦却觉得这些都不足以诠释这对眼睛万分之一的特别,黑暗又残酷,他甚至产生曾经在哪个不可思议的分秒、地点、事件中见过这对眼睛的错觉。

  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啊……有点弱气的样子。他真的是SSS级的犯人吗?

  同样看见了这位以后将要看守他的狱警,像是有些出乎意料的,黑发犯人轻轻扬了扬眉,嘴角也勾起了玩味的弧度,接着他伸出了被铐住的双手,摊开手掌。

  "你好唷,狱警大人,我是新来的犯人————太宰治。以后也请多关照哦。"

  中岛敦低头看着犯人突然伸出的两只手,紫金色的眼睛流露出些许慌乱。他有些无措地看了一眼中也,接收到对方"你随意吧"的眼神后,他才抬头注视对方,并缓缓地伸手轻握住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回答的声音微颤中带着点不自然。

  "你好,太宰先生,我是横滨看守所的狱警,中岛敦。以后我与中也前辈一同看守您,也请您以后服从管理与安排…谢谢。"

  两手交握之时,犯人手上的银色手铐在日光下亮得刺眼,缓缓发出了"咔哒咔哒"的清脆响声。

  "好哦,我会的。狱警大人。"

  黑发青年注视着白发狱警尚且青涩的脸上的那对紫金色的眸,微眯着狭长的眼笑了。

  【2】

  光线拖拽着慢吞吞的阴影在狭小的通道踱步,不经意间偷得来的几粒光屑也在其他狱室门外的不同角落里滚动,像是缩小的命运水晶球,悠悠地旋转着。而年轻的狱警和稍年长的犯人则一前一后的在这条通道行走,脚步震起细小的粉尘。

  通往太宰治狱室的通道的时间,在这天变得异常的漫长。

  白发狱警的走路的速度不算快,这不仅是因为连续站着4个小时的他稍微有些疲惫,也是因为要照顾到身后犯人的缘故。稍厚的警服和炎热的天气使他汗流浃背,白发少年边走路边正了正领口,他微微侧身瞥了一眼身后那名叫太宰治的犯人,发现太宰治竟一直在盯着自己。

  "——————!"

  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

  中岛立即警惕起来,他停下后迅速转身,不易觉察地使下腿站姿成防御的A字型,而清秀的脸上还是那副认真的神态。

  "请问您、您是想问什么问题吗?"

  "……嗯?什么问题?"

  黑发囚犯因为中岛的停下也随着停止了脚步。他歪了歪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中岛蹙眉,以为他在装傻,便继续认真地说:

  "您是害怕自己在监狱里会受到极不人道的待遇吗?您刚刚一直看着我,是想通过我了解监狱里的情况吧?请不必担心,SSS级犯人的待遇在横滨看守所里十分地不错,不仅可以拥有自己的单人狱室,还拥有相应配套的生活用具,洗衣机、电视都会有,"中岛同样盯着鸢色的眼睛,认真说着在此之前他已经说过成千上万遍的话语,"以及为了保证您个人隐私,政府出于对人道主义的考虑,您的狱室单间不会安装摄像头与窃听器,所以您可以尽情享受自己的私人空间,除此之外,还有——————"

  还想再继续说下去的中岛敦却被面前的黑发犯人微笑着打断。

  "嗯…打扰一下,我想问的并不是这个哦。狱警大人。"

  "欸?那是…………?"

  "你很热吧?"

  "啊………………?"

  脑海里面因为问题一系列的转折而变得有些迟钝与混乱,等中岛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脖颈已经被对方抬起的微凉的手轻轻抚摸了一把,些许汗液从对方修长的指尖滑下。

  "出了很多汗啊……这么做舒服一点了吗?"

  略微戏谑的轻笑让年轻的狱警脑里的理智弦成功断掉。

  "咚——————!!!!"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中岛迅速擒住了太宰半空中举着的双手,并往上猛压,接着连连跨步,狠狠地将太宰推在了通道的墙壁上,力度之大竟使金属墙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闷响。

  白发狱警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因后背撞在墙上而咬牙吃痛的黑发犯人,光照下的清秀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微怒神色,紫金色的眸子里的眼神像是一把刚锻造的利剑,要将威胁自己的事物尽数斩断。他紧拧着眉,一字一句地说:

  "感谢您的好意,但请您不要随便对我动手动脚。太宰先生。
黑发的犯人没有说话,只是同样紧盯着中岛敦,神色异常平静,却让中岛敦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两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十多秒后,太宰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狱警大人还真是敏感啊……真抱歉呀,刚刚伸手的时候没想太多。"

  中岛完全没想到对方会那么爽快地道歉,这让他感觉自己有些小题大做。原本性格就温良的他看向太宰刚刚被撞出几抹红痕的手腕,心里的恼怒也消了大半。

  只是被摸了一下脖子罢了,既然人家已经道歉了,那就算了吧。

  但…敏感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的。您也不是故意这样。"白发青年慢慢放开了犯人的手,退后至合适的距离,脸上也没有了刚刚怒气,毕恭毕敬地道"也请先生快些走吧,您的狱室准备到了。"

  中岛没有再看留在身后的太宰治,只是在通道里径直向前,而黑发犯人一言不发地缓慢直起身,稍低着头的他的嘴角暗暗勾起一个危险弧度,半眯着的鸢眼里不知名的感情开始疯狂地生长。他轻笑一声,接着紧跟了上去。

  他们终于到达了一间不小的狱室单间,中岛从腰间拿出了刚刚临走前中也给的钥匙,熟练地打开了锁,他进去后便对身后的太宰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进,太宰先生。这是您的狱室。"白发狱警说,"因为您身份特殊,所以在狱室里您可以不穿囚服,但衣物需要您自己挂晾。请您将您喜欢的膳食告诉于我,我会每天为您送上营养均衡的膳食。在午休与晚休,我和中也警官会轮流地寸步不离地看管您。以后我每天都会带您去劳动厂进行义务劳动,您可以在劳动厂赚取一定的资金。而对您教育工作也会由我全程来负责。"

  由我中岛敦全程负责。

  "哦哦……不错啊这样,既然这样,那么——"

  黑发犯人一边听着年轻狱警的话语,一边仔细打量着应有尽有的狱室,他像是挺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从角落里勉强拉出了前几天没入狱就提前放在室内的小型行李箱,从里面拿出黑色的披风。他扭头看着中岛敦,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黑色披风道:

  "狱警大人,你帮我换衣服吧。"

  啊?

  中岛懵了一秒,然后低头看了看太宰被铐住的双手,心里才稍松了一口气。他沉吟一会儿,突然转身锁门出去了,两三分钟后他便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卷绷带。他谨慎地打开太宰的手铐,摁住对方准备去拎衣服的手,拿着绷带的他抬头对上那对鸢眼,一本正经地道:

  "衣服还是您自己换的好。先生不要乱动,请让我先处理一下您的伤口,处理完以后您在狱室想怎样都可以。"

  年轻的狱警没有注意到犯人因为话语而晦暗的眼神,他似乎并不经常用绷带,拆绷带的时候还险些把绷带弄掉了,他小心翼翼地拉开绷带在对方布着红痕的手腕一圈一圈地缠绕,随着缠绕的完成,清秀的脸表情慢慢柔和起来。他托起对方的手腕,声音像是带了点喜悦:

  "可以了。这样就可以防止流血了……"

  "嗯…谢谢啦。狱警大人。"

  黑发犯人注视着自己的被绷带缠好的手腕,再将视线转移到白发狱警身上,从他俯视的角度可以看见白发狱警有着汗水流淌的白皙脖颈,如同被醇香的酒液浸润过的瓷杯,刚刚狱警自己被拉得稍松的领结下露出了漂亮的锁骨,未完全长开的骨骼在薄薄的肌肤下显得脆弱又美丽,像是轻咬一口就会碎掉。白发狱警手上还没有成年人该有的硬茧,犯人触摸时只会感觉到阳光般的温暖与花朵的柔软包裹着指尖,令人愉快的触觉让他不禁悄悄抚摸过狱警的小小的掌心,而白发狱警对此毫无察觉,只是露出了有些愧疚的微笑。

  "没弄疼您就好。还有,刚刚让您撞到墙上,让您受伤,对不起。"

  "哇,狱警大人居然跟我道歉了吗?跟区区犯人道歉了?天大新闻,天大新闻。"

  看到眼前黑发犯人略微浮夸的惊讶表情后中岛敦面无表情地下一秒就松开了犯人的手,将那套黑色的衣服直接塞进犯人怀里。

  "…………请不要逼我动用刑具,也请您赶快穿好衣服。另外,您喜欢的膳食请现在就告诉我,我会帮忙准备。"

  看着白发毫不留情地转身背对着他,黑发犯人挑挑眉,伸出已经没有手铐禁锢的双手,干脆利落地将黑白相间的囚服脱了出来,换上了那套自己熟悉的黑衣。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让中岛敦心里不知为何有些躁动。犯人突然答道:

  "蟹肉,我喜欢吃蟹肉哦。"

        这个回答,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没有别的了吗?至少需要点三种肉菜和两种素菜的。"

  "对我来说吃什么都无所谓啦,只要不是辣到想哭的咖喱就好。狱警大人就帮我稍微搭配一下吧。"

  "……好。"

  衣料摩擦的声音完全消失后,白发狱警才转过身去看换好装束的犯人,黑色的马甲与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披肩,衬得原本高挑的他越发显得挺拔,黑发犯人漫不经心的整理手袖上的小小皱褶,翻转的手与包围着手的绷带在黑色的衬托下更显得洁白,『黑天鹅』,优美而又高贵的黑天鹅。中岛敦突然想到这珍贵的动物,以及这动物柔软的羽绒与尖利的翎羽。若是在夕阳西下的湖泊上,也会有这样的黑天鹅吗…………?夕阳?为什么自己会想到夕阳?为什么?最主要的是–––

  是谁?

  心脏迅速振动如同被电击,砰砰作响的心跳声在身体里回响,可怖的熟悉感不可控地在中岛敦思维里叫嚣,像是要冲破神经系统的一切阻碍,化成声音去质问眼前黑发鸢眸的男人,那种冲动在喉咙里疯狂地来回哐哐碰撞,在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却被理智猛地扯回肉体的囚笼。

  "狱警大人,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哦。"

  犯人略带疑惑的声音传入耳中,硬生生地将中岛敦心脏声的不稳消除了。白发狱警这才回过神来,他微张的嘴唇颤了颤,无神的双眼再次聚焦到眼前的犯人身上,片刻后他才回复道:

  "啊……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白发狱警呆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后顿了顿,然后补充道:

  "…今晚的晚餐是中也大人送过来,我会在明天早上七点钟给您送上早餐的,吃完早餐后我会带您去劳动厂去劳动。那个、我先到外面守着了,中也前辈要来换班。"

  "哦哦这样呀,我知道了,那么狱警大人,我的狱室单间号码是什么来的?"

  "115。手铐上是标有的,太宰先生。"

  "太宰治,115么……115,115。"

  太宰治盯着中岛敦,一字一句的反复叨叨着这几个数字,中岛敦只觉得他念绕口令念上瘾了,只是一头雾水地看了他几眼,认真地说了句"请保重",就离开了。

  他一出狱室单间就碰上了不远处中也,正迎面走来的中也扯着嘴角冲他露出一个痞气的笑,他挥了挥手中的一封信,喊道:

  "小鬼,你的信。"

  中岛看到那封信,紫金色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喜出望外地跑了过去,迅速地将信拿到手。他看着熟悉的字迹,脸上不由得洋溢着笑容,他冲中原鞠了一躬,郑重说了句谢谢您中也前辈,便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单间看信去了。

  【3】

  拆开信封,拿出信件,展开信纸,中岛看信动作经过五年的习惯早已变得熟稔,仿佛这些动作早已是一种本能。

  这封信件的到来使他如此的喜悦,是有原因的,因为信的寄者就是一直救济资助他的那位慈善者。

  "真的…真的是Dou先生的信!!"

  捏住信纸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少年清亮的声音也带了些不可置信的喜悦。

  Dou先生是在五年前与他通信的,第一次收到信时,刚开始他还不大敢确信寄信者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报答的恩人,直到他看到信中对方所说的救济经过符合自己经历时,他攥着信,差点开心地要哭出来。

  如果当初没有Dou先生的救济,他早就不知道会死在世界上哪个角落了。

  在之后的每次通信中,Dou先生都非常关心敦的生活,经常问敦有没有缺的东西,有的话自己会给他邮寄过来,也很喜欢问敦的喜好,说是要多了解一下自己抱有期待的人,时常会为敦的一些疑惑进行解答。在敦伤心或者烦恼的时候安慰他。在敦的印象中,Dou先生一直是个温柔的大哥哥般的存在。到了成年的时候,中岛敦的前途却依旧未卜。对未来感到迷茫、只想好好活下去报答他人恩情的中岛敦还没有自己的理想,也不知道哪份工作适合自己,于是Dou先生向他提议了很多工作,律师、医生、医生,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Dou先生极力反对的一份工作:狱警。

  「看到罪行累累的犯人能够通过劳动与教育改过自新,就像在看着当初的、不被允许活下去的自己重获新生一样。]当时的自己是这么写的。而Dou先生像是无可奈何一般,只说了句「你要在监狱好好学习技能,可不能给别人随便欺负了。],就认可了他的选择。

  自从中岛在当上了狱警后,因为与中也关系还不错,所以每一次Dou先生的信都是中也帮忙拿的。Dou先生的来信就越发的少了起来,但是每个月资助的生活费却一次比一次多,Dou先生在信里对中岛解释说他自己工作待遇比较好,但也很忙,所以来信可能就少一些,让中岛不要担心。即便如此中岛敦在中原面前问信无果后依旧非常失落。

  因此,中岛敦在久违地收到Dou先生的信时,才会如此的兴奋与开心。

  在这封信中,Dou先生说他可能最近过几天就会来横滨看看敦,希望敦好好工作,尽职尽责,有什么烦恼和开心的事情都可以跟他说说,不然憋在心里会很难受。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敦君」。

  视线被信的最后一句话占据,年轻狱警的清秀的脸上早已卸下了认真严肃的面具,绽放开来的笑容柔和得像是暖融融的阳光,他像是为自己鼓劲一般握了握拳,用了力地点点头,轻声地道:

  "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吧,Dou先生!"

          ––––––––tbc.

【太敦】《feel lose 》(下)

补档

前面的美好图片都是假象👌
剧场版他两都太美好了叭😭😭😭cp滤镜使我疯狂
我ball ball不要翻车了真的
第一篇太敦文如果再翻车我真的实名心痛惹

【太敦】《feel  lose》(上)

补档。
(我就不该搞合集……这下好了,几百年的车,说翻就翻😭😭😭)

天啊咿唔呜呜呜呜呜是生贺图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失智了呜呜!!!!
真的超级超级超级感谢浅葱酱!!!!太敦塞夏my love!!!把我这只蠢蠢的chicken画的那么可爱真是太棒啦!!!

新的一岁要多多指教啦!!!!٩(*´◒`*)۶

浅葱_我要是会画画多好:

呜呜呜抱歉我来晚了,阿神小霖生日快乐!!爱你们!!=3=❤❤❤

 @蓝小霖  @Athel loren chicken 

一放假回来就看到了非常多的消息……!
评论,喜欢,推荐,我重新体会到了以前的快乐!
周三晚上想了想以前与圈内每位小伙伴以前互动的开心事,居然开心得哭了,,而且是那种完全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虽然感觉有点丢人,但是那种开心的感觉简直让我难以自控。
我真的太喜欢太敦,太喜欢喜欢太敦的大家了!!!😭😭😭以后也要一起鱼耍呜呜呜!!!!

下周周日生日了……!爆肝!爆肝!!!!绝不咕咕咕!!!

他想说,他的少年终究会长大,鹤见川终究会长大,从破碎的时间细流成长为岁月的浩瀚长河,长河撒上的金屑无价,金色由80%的向日葵、19%的蜂蜜,1%的酒液的金色构成。长大了的鹤见川流进了长大了的少年的眼睛里,然后长大了的少年用有着金屑的眼眸笑着看他,把他平凡的名字咬得又紧又实,清晰的声音里恋爱的腔:“Dazai  osamu”。他的心顿时搂住了80%的温暖19%的甜1%的醉,在开始模糊的视线中他明白自己的恋心终究要膨胀,和他的少年与相遇的鹤见川一快儿长大。

*在学校写的太敦的一个小段子
*太敦果然是越写越喜欢,越画越喜欢,越来越喜欢的神级cp啊。

提问箱の统一回复

Q1:我要当阿神的第一个提问! ! ! !在线表白阿神! ! ! !超级喜欢她!!!!!

A1:15555551我也很喜欢你呀!!遇见你真的hin开心hin开心!!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Q2:请问瘟神太太辣么好的文笔一般是怎么练就的呢?

A2:感谢您的认可……!(另外真的不是太太啦ouo文笔还是需要练习的!)多多阅读、看书、写随笔文笔就会好起来的,读书使人进步!我个人认为看诗歌会得到很多创作的灵感,看散文则会增加自己的词汇。这里很喜欢林白、海子老师的诗歌;散文则很喜欢罗兰的散文。个人很喜欢宫泽贤治的文风。总之来讲就是要多看书啦ouo!多学习一下别人是怎么写的,会对自己的进步很有帮助!

Q3:在线表白!!!!!真的er没什么想问的求原谅!(;д;)太太超棒的!!!

A3:呜哇哇哇谢谢!您感谢您的表白即使没什么想问的但是日常唠嗑也可以的٩(*´◒`*)۶总之感谢你喜欢!

提问箱

今天在cp上的指导下搞了个提问箱,如果有小伙伴想问问题的话,请尽情地来提问吧!٩(*´◒`*)۶→瘟神xdl的提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