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hel loren chicken

=阿神

CP@KentChase

一只一旦兴奋就会到处乱跑并且会叽叽乱叫的小黄鸡٩(*´◒`*)۶

孵蛋很慢,需要耐心等待

太敦本命,天雷新旧双黑CP向,望周知


慎fo,fo前请看fo前须知

————————————————————

✨用缺失的文字编排残缺的思想✨

✨希望自己的文字如诗一般美丽✨

✨感谢您的到来✨

回来了

我家cp太想我了
我太喜欢我家cp了
她好可爱

文没写完
在查资料的时候死了
感觉我要变成一个考据党了
(这里向各位考据党鞠躬  你们太厉害了 那份实事求是的认真精神真的很值得我学习)

突然就200fo了
不知道要不要开个点文什么的了
文债累累了哈哈哈
让我仔细想想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谢谢您fo我
这里真的产的很慢
自己的文粮不敢说质量好或坏与否
但是我从未后悔过创作它们
一直以来我写作的目标是"我要写一个故事"
而现在变了,我的目标是"我要写好一个故事"

加油吧w

迟来的生贺……

十分钟摸鱼

潮田渚生日快乐!!!

我跟我最喜欢的文手表白了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哭出声
我跟她说话了哇呜呜呜!!!!!!
好开心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
锵鱼漆太太是最好的!!!!!

@森绿松果 祝松果儿生日快乐!!!
认识也有一年了!以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幸而你还在这里!
画画不好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抱歉!
太敦的战斗pa太好吃了所以!!!!!
希望以后也能一起玩!!!!٩(*´◒`*)۶
最后!
太敦社保!!!!

动起来
手也好笔也好思想也好
赶快给我动起来
去写最棒的他们
不要在意热度或者推荐
写文不就是因为开心吗
把你脑海里的东西好好表达出来啊
把你的热爱表达出来啊
把你的心表达出来啊!!!

【太敦】却道是相思


①给 @森绿松果  @知菏Rayer 的高考贺文。

②书信体,互为恋人设定,有引用

③也祝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来自南洋萨摩亚岛*的信】

致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您那边还好吗?前几天刚收到您的回信,记得那天是刚从沙滩旁捡一些贝壳回来,正想去看看昨天栖息在屋前的小猫还有没有睡在那里,就在半旧的大邮筒里看见了它,您寄予我的信正被那那孩子叼在嘴里呢,它见了我还吓了一跳呢,哈哈。

每一次收到您的信都很开心的,这次也很开心。我一直希望伟大的科学家们能发明一件神奇的传输机,能把心意相通的两人的情绪相互传递,这样您就能切身地体会到我的欢喜了……您让我多聊聊身边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该聊什么好………我的生活是这般贫瘠的,像是月球的寸草不生、凹凸不平的地面,没什么水分和养分可言的它,所做的只能歌颂如同火球般炽热的太阳呀,如同我只能聊些生活中闪着光点的闲事罢了。

话说回来,十一月已经来了,太宰先生那边也有17℃了吧?所以请务必保护好身体,特别是晚上降温,您要把那件砂色的大衣披上,记得要多喝几杯烘焙茶(太苦的话就像以前我们喝茶那样多加几块糖吧),泡泡脚也好。如果写稿子烦闷了,也可以去镰仓去看红叶的,我记得是有这一句俳句的:[满山红叶美如锦,即做厚礼献神前。],很美不是吗?…虽然先生在金木町,但是外出走走还是好的……这里最近一直都在下雨呢,空气潮湿又温热的,有点像刚被熨斗烫好的衣服散发的温度,全身上下的毛孔因为这样的温度拥抱而张开,慢慢地呼吸,整个人像是被泡在温泉里一般,非常舒服…呀,窗外已经出现云彩了呢,虽然因为雨没停而灰扑扑的,黑白失调,光暗不明…但是出现了就是好事不是吗?

横滨的大家都怎么样了呢?您在信里面说,这几天您准备开始与谷崎君通信,我想您应该会比我更先知道大家的近况,所以特地想问问您。他们过得还好吗?(还有,我不会那么小气的,吃醋什么的,是您多想了)

啊…不要太担心我的身体,我一切安好的。虽然这几天因为一直在撰稿,奋笔疾书,咳嗽也有些厉害,但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还有就是,即使太宰先生您在回信里劝我:"如果觉得太辛苦了敦君就先暂停一下。"我也不会停笔的。从前,我不曾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后悔过, 唯独对于没做的事,总是后悔莫及————* 所以,请让我好好完成这本书吧,不然我就对不起那位先走一步的先生*了,并且我们的分别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不过比起疾病带给我的病痛,最近一些莫名的思绪倒是真正困扰着我,嗯…总是会想起一些以前与您在一起时小细节,某天一起旅游时看到的殷红成咖啡色的黄昏,我们门前的柳树*上被先生恶作剧打上结的柳条,驻足在路口牌子上的小白鸽,家里被一不下心被先生钢笔画到的被子,某次煮蟹肉的时候被油滴到的鞋面,先生胸前宝石略微冰凉的温度,上次被我缠错位置的绷带……很多很多,像是迷梦中吐息浅浅的亿万的星辰一般,朦胧得让我窥不见自己的内心。

我形容不出在想这些事物时的那种感觉,像是痛苦……但又不是。若要比喻,就像默不作声的蚊子,在空暇闲余时,偷偷地咬了我一口,陡然痛了一下,接着便是一阵奇痒。*这种莫名的类似痛苦一样的骚动感,却会在阳光熹微的时候,在翻阅信件的时候,在眺望夜空上那撒下月华的古老的星球的时候,会化作淡淡的欣喜,甜酥至心灵的一角。

那种心情,以前在孤儿院时我从未有过,只是到了最近才像是得了水肥的芽苗般疯长了起来在细想回味时蓦地紧勒我的心脏。太宰先生,我的心像是一个空空如也的玻璃瓶,有粒红石子儿*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时间的魔法使它一粒粒地增多,而现在那红色的石子已经填满了瓶子,甚至掉落出来,脆弱不堪的瓶子现在就要爆炸了————我的心要爆炸了,先生。

这份心情,先生来信的时候可以告诉我吗?先生是不是也同样拥有这份心情呢?即使是这般愚笨如我,也想要了解您,了解这份痛苦又欣喜的,复杂又纠结的心情。

真快啊,写完这封信时,阳光已经出现了呢,它从天上飞下来,照得灰扑扑的云彩染上淡淡的梨黄,我居然能空气中闻到香甜的气息……希望先生能够多去走走,多看看美丽的风景,认识更多更多的人,连着南洋的我的份。

                   祝  身体安康
                         不要自杀
                            敦

注:在信封里塞了点贝壳巧克力,巧克力是特产巧克力,我尝过,挺甜的,希望先生喜欢。

【来自金木町*的信】
致阿敦:

在前两天的雪夜里,我收到了你的信件,那天我正买些手稿用的笔墨和信纸回家,那时我瞧见一只小雀停留在附近的邮箱上,可爱得我扑过去抓它,但它却飞走了,但我却发现了更可爱的————你可人的信呀!

如你所知,天气实在非常地冷呀,寒气钻进我的风衣里对着我的胸膛默默地面壁,冷风讲我的脸雕塑成瓦楞纸,门前被我打结的柳条也因为冷风的爱抚解放了,也许它是要在临终前欢呼吧!即使敦你在信里说,萨摩耶的天气确实不错,但你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爱护自己。你可要珍惜在南洋的时间,因为如果你回来了,你就没有自己照顾自己的任性特权了。

我当然知道敦君的决心,毕竟敦君就是这么一个坚忍,闪亮的存在呀!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我已经想象出来你认真地紧握双拳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样子了呢,真了不起呀敦君!那么,我期待着敦完成作品的那天,那时候我会好好嘉奖你的哦~

不过,阿敦做错了一件事情,你明白是什么吗?——敦,你,没有对我坦诚。

我一直以为敦你是一个坦诚的好孩子,无论是什么事都会告知于我,告诉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敦在我面前,就是这样坦率的存在,但是,但是,还是为什么一到信里,就会这么拼命地隐藏自己呢?

那份心情到底是什么,阿敦你心底也应该一清二楚,为什么就不肯说出来呢,是因为我怕你软弱?是因为怕那个词一旦说出来,就会完全抑制不住让其泛滥成灾?还是因为恋心对你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太过新奇——只有在想到我,你的太宰先生时,才会在心里滋长呢?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责怪阿敦,因为我也犯了与阿敦一样的错误,是不是很巧?那份感情可是相爱之人才有的病症呀。

每当那份感情侵袭我之时,我便感觉我像一个洋葱,而那份感情就像一把新的菜刀,它在我最薄弱的地方砍伐,而我整个人都被切割捣碎*,可它觉还不够,便变作一只厨师的手将上好的柠檬用力一挤,酸涩的汁就这么渗透进我的心房,在晚上独自躺在床上的我感到寂寞而悲哀,每当我看到我们一起栽种的那盆多肉植物,看到厨房落了灰的围裙,看到鞋架上消失的黑皮鞋,无论原本再怎么愉悦的心情都会像笼了层霾。在无数次梦里梦里,我看见了阿敦你,你眨着熟悉又陌生的紫金色眼睛,用多年不变的笑颜面对着我,美好得让我只觉得有花朵在你的脸上唱歌 让我想去吻你,让我不敢走近你,因为你的手上还有未写完的梦,我的意识在时间底路上旅行,每逢插起一杆红旗之处,便是这感情设下的关卡,它挡住行人,勒索路捐的,*可我即是行人,又是路捐的,这真当让我难过,难过如我便要告诉你,那份感情究竟是什么——是思念啊。

会いたいよ、アッくん。*

那如病如痛如喜如苦的思念,一直占据着我的心,让原本不属于人间的我,像是在连地狱都不如的恶境被煎熬。如果科学家真的做出了那种能令情侣心意相通的发明,我想还是不让你承受这样的苦楚好————我希望阿敦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呀!

大家过得不错,很安稳,刚好就在昨天就与他们一起聚餐,他们特意问我你的近况,还谈及了以前一起奋斗的事。我们围在一起,店内暖气正好,氛围正好,就缺个你。

所以,所以,快回来吧,敦君。把在南洋的潮湿又闷热的空气带来,把你自己安好地带来,把你完成的梦带来,把那份新生而柔软的思念带来。我还想等你从南洋漂流过来,来到我面前,我们一起在早晨喝茶,一起在中午赏红叶,一起在晚上泡脚,一起度过春来夏至秋临冬末,一起好好活、好好爱,直到垂垂暮年,共赴死亡。快回来吧,阿敦。
                        祝:身体安康
                             早日归来
                                   治

             ————fin.






*本文时间线参考现实生活的1941年11月,三次元中的中岛敦先生赴南洋萨摩亚群岛,根据他所崇敬的英国作家史蒂文森而编写小说《风与光与梦》,而该时期三次元的太宰先生正住在老家金木町。在1942年,中岛先生去世。

*从前,我不曾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后悔过, 唯独对于没做的事,总是后悔莫及————中岛敦。

*柳枝有"留"之意。"红石子"暗指红豆,有相思之意。

*“那份心情是不作声的蚊子……一阵的奇痒”“我的意识在时间路上旅行……勒索路捐的”源于闻一多先生写给伴侣的著名情诗《红豆》

*"它在我最薄弱的地方砍伐……而我整个人都被切割捣碎",改写于济慈的"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在他最薄弱的方面,每个人都被切割捣碎"一句。

*会いたいよ、アッくん:翻译过来是:我想你了,敦君。(有道翻译)

*本文设定资料依据百度,若有错误,还望指出!

*本心没有对三次元的人物任何的不尊重。

太敦万岁!!!!5.20快乐!!!!

早点结婚吧两位!这边月考争取活着回来喝你两的喜酒!!!( ͡° ͜ʖ ͡°)✧

各位敬请收看太敦夫夫表白现场
瘟神版剧院不需场费 且送上狗粮一份
多看多得( ͡° ͜ʖ ͡°)✧

【太敦】爱情故事

【太敦】爱情故事

*敦君5.5生贺文

*文章的灵感与句子来源于海子老师的短诗《爱情故事》

*文章带车注意

*写太敦也已经一周年啦!感谢大家支持!!

< br>

「两个陌生人 朝你的城市走来」

五月那晚是滂沱的大雨。
门前绿色的风铃,被黑夜黏糊上一点灰,他像是水泥墙里攀出的一株翠色,在风的拉扯下在空中踉跄地奔跑。泉镜花没有去看疲惫的风铃,只是在默默地整理刚收好的衣服,将他们好好叠整齐后,她才松了口气,冰蓝色的眼略带安心地环视着这个旅馆,她父母外出一两天,便让她暂且先经营一下这个不大的旅馆,懂事的她自然是点头答应了。

夜雨在屋檐一串地排了过去,形成了具有规模的"檐溜"无数雨珠受万有引力下坠,哗啦啦地倾盆而下,雷声从远处滚滚闷响,似乎将要逼近,越发衬得这旅馆安静了。也是,现在已经是十一点过了,还下着大雨,应该也不会再有客人来了吧。镜花抱着贴身的玩偶,心中默想,她也该早些睡了。
正在这时,门外地上的雨水被谁的脚踩得飞溅,水花落回之时隆隆雷声不知为何渐渐远去了,陌生人的脚步却近了,风铃叮当作响却盖不住来者略显粗重的喘息声。半掩的旅店门口响起了询问的敲门声,镜花赶紧走过去,开门。
"啊,终于找到旅馆了呢,敦君。"
出现在门前的两个不速之客风尘仆仆地拖着行李箱,穿着打扮都不像当地的风格,像是从远地而来。说话的是一个身披驼色风衣的褐发青年,容颜俊美,雨水将他的肩头打了个湿透,显得有些狼狈。他身旁站着的白色发少年像是赞同般点了点,然后松了口气,少年将过小的雨伞折叠好,接着对镜花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你好,我和这位先生想要住店。"
"啊,好的,请进。"

镜花心里惊艳于少年紫金色的漂亮眼眸和温和如阳的笑容,她将两人带到了办理手续的大厅,让他们稍后,自己则进入柜台开始准备一些必要的手续。

「今天夜晚 语言秘密前行 直到完全沉默」

泉镜花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而心里却忍不住好奇那两人的身份。她静静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两人肩并肩坐在大长椅上却挨得极近,即使对方的身上被雨水打得湿漉漉的,两人似乎也毫不在意。他们像是害怕惊扰其他熟睡是旅客,所以在交谈的时候都用手挡在嘴旁,俯身在对方的耳边轻言细语,不让话音泄露。
像是说到了什么事,少年头抬脸注视着青年,他按上青年被打湿的肩头,清秀的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青年温柔的笑了,鸢色的眼睛像是有雨后升温的晴天,并伸出手来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少年裸露在外的手臂。观察到这里,镜花恍然发觉今夜下雨后气温的确降低了很多,于是她将挂在旁边衣架的毛衣快速套在身上,接着边办理手续,边继续观察着那两个亲密的陌生人。

那位少年似乎并没有因为青年安抚性的举动释怀半分,他紧皱着淡眉,惴惴不安地在青年的耳旁又说了一句,这也许是因为少年的情绪过于激动,这回镜花倒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少年说的话语:

"万一太宰先生感冒了怎么办?如果不是您执意要我撑伞的话,您就……!"

青年迅速用手指按住了少年的唇。 并在自己嘴边竖起一根拇指。提醒少年说话声有些大了。等少年不好意思地闭上嘴后,他揉了揉少年柔软的白色发丝,看着少年依旧下撇的的淡眉后勾起嘴角。褐发青年俯身在少年耳边用既不会打扰他人休息,又正好能让泉镜花听到的声音道:

"这是作为丈夫的职责哦……"

少年的脸在听到这句话时霎时红了个透,他慌慌张张地想要辩解什么,却在看到青年温柔的表情后懊恼地低下了头。坐在柜台前的镜花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手续上。

等到镜花将手续办理好时,那两人早已不再说话了。白发少年拉着青年的手臂,执着的往那沾湿的衣料吹着热气,白雾般的气体像是一朵被夏天吹散的云,把的驼色的衣料模糊了些许,尽量让衣服早些干透。青年的头靠在白发少年的脑袋旁,半阖着眼帘像是在休憩,他的手绕到少年背后去轻抚少年裸露的手臂。他们的表情都很安详,仿佛不是坐在冰冷的长椅上,而是躺在柔软舒适的云白云里。

白云里的人都会像他们这样幸福吗?

镜花将房卡给了少年与青年,并安排了大小事宜,她目送着少年和青年走向旅馆内部。

雷声随着乌云的脚步慢悠悠地消失了,透明的雨水聚集在房檐下,地面上。绿色的风铃早已跑累了,在空中安静地打鼾。房内房外,完全的沉默像一张幸福的大被单,在此刻铺天盖地,万物同眠。

「两个猎人  向这座城市走来  向王后走来」

在旅馆里的两个陌生人熄灯了。
白发少年中岛敦和褐发青年太宰治正安静地躺在一张双人床上。旅馆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规律而富有节奏,而两个人的心跳却随着时间的漫步而一点点的加快了,游动在房里的沉默变得越发的微妙起来。

"太宰先生,您在想什么?"

终究是因了年少的成熟未满,闭着眼的中岛敦带着探究的意味地问出声来,他知道他并不需要问"太宰先生,您睡了吗"因为他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在为了那件事情而难以静心。

"想敦君在想的事。"

枕边的青年回答得干脆利落,却让少年的心里暗道"狡猾"。他明白他的恋人总喜欢对于自己的言行做出强有力的引导,更喜欢自己因为这些引导而变得更加主动。无论在中岛敦面前的是天堂还是地狱,而太宰治总会豪不犹豫地往他身后推一把。将中岛收留在武装侦探社是这样,让中岛解决"炸弹狂魔"事件时也是这样。

太宰治推动中岛敦的原因大概只有一个:
「他相信中岛敦不管是踏入天堂还是踏入地狱,都会凭着自己的力量回到人间。」

"果然我还是很害怕,太宰先生。"

白色少年决定不再与恋人打所谓的太极,他沉默了几秒,忽然开口道:

"对于大家能不能接受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我很害怕。"

两个月前,他在与太宰两人一起外出执行任务 因为敌人过于强大,以至于中岛敦在于敌人决战的傍晚身负重伤。打败了敌人的他奄奄一息地躺在褐发前辈的怀里,注视着那对鸢色眼眸坠落的殷红夕阳流出的悲伤的血液。自以为一定会死去的少年终于向褐发前辈表白了心意。他以为自己会先去鬼门关大乖乖等青年给他一个答复,他以为他自己卑微的恋心只会换得满腔的失望,但等他再次睁开眼睛、被前辈用力地拥住后,他才知道,他的以为不过真的是个以为。

然后他与青年就在一起了,虽然相处模式依旧是没怎么改变,但在某些时候两人也会学着怎样依赖对方,甚至学会了恋人之间那种特殊的牵手、拥抱,以及接吻。中岛喜欢同太宰接吻,因为只有在唇舌相交时他才会将一切都忘却,不再考虑那不可知的未来。

但他们总是要回去的,在泥泞中潜行的猎人要去面对现实这个冷漠的王后。前天他们刚接到了返回的指令,便一路奔波要要回到横滨,却未曾想到遇到了这场五月的大雨。

"呐,太宰先生,社长他们肯定不会接受的吧,毕竟这太突然了,而且…………"

而且他与太宰先生在一起,本来就是不合常理的事,大家知道这件事说不定会大吃一惊,也许还会勃然大怒,要把自己从武装侦探社里开除掉…………自己被开除还好说,但是太宰先生绝对不能被开除啊。

正当少年这么想时,他就被猝不及防地被一具温暖的身躯圈入怀中,青年的头埋在少年的颈窝里,贴在脖颈上微卷的发丝蹭的中岛敦觉得有些痒。少年清瘦的腰间也被安稳地揽过,温热的吐息扫在耳旁,让少年不安定的心跳数渐渐平复了。

"不要想太多哦,敦君。"

青年的声线有些慵懒,却没有一点点敷衍的感觉。他腾出一只手来像刚刚安慰中岛时那样温柔地抚着他的小脑袋。这个动作对白发少年有着特别的魔力,不管是陷入多么糟糕的状态,只要青年做出这个动作,少年就可以拥有向前的力量。青年像是想了想,又慢慢的说:"侦探社对敦君是怎样的存在这个问题,敦君应该想的比我更清楚吧?侦探社就像一个笼子,把敦君虎化的能力给锁好,所让敦君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但是敦君,侦探社在你的心中其实更像一个家吧,侦探社的成员们,不就是敦君的家人吗?"

中岛敦回转过头去,紫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去看恋人的脸,却发现对方的眼睛亮的惊人,太宰笑了,凑上前去吻少年的脸,说:

"家人是不会放弃彼此的哦,敦君。"

"…………我知道了。"

少年睁大了双眸,然后歪着脑袋笑了,心里那些负担随着青年的劝慰消散了些许,他牵起青年刚刚抚摸他头顶的修长的手,安心地亲了亲,复而释怀地道:"而且即使大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不爱您呀。太宰先生。"

"敦君呀,这么说话也太犯规了吧?这样让我不得不想到的另一个理由————"

< br>

*车分上下两部分发送,具体在评论的链接里


「两个陌生人  从不说话   向你的城市走来  」
「是我的两只眼睛」

"请帮我们退一下房,谢谢。"
泉镜花站在柜台里,拿过驼色风衣青年手中的钱,抬起冰蓝色的双眸再次看向即将离开的两个陌生人。他们已不再像昨晚那样窃窃私语,只是对着她面带微笑。镜花的目光不由地定格在少年领口未能遮住的红痕上,不出意料地,青年再补充了一句:

"床单的钱已经算在费用里面了。"
一旁的白发少年听到这句话时挠了挠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清晨的光线正好能看到他耳垂泛起的绯红,他慎怪地瞪了青年一眼却被青年用狡黠的笑容迎了回去。

"好的,请一路顺风。"
镜花微微鞠躬,而青年和少年同样回以鞠躬。

雨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滴答滴答的乐声枫林绿色风铃也开始跑动,道路两旁的树木散发着清新的香气。雨水在道路上聚集成一块块透明发亮的水洼上。少女目送着的两个陌生人在晨光下渐渐远去,身影也慢慢模糊,但他们的手,却紧紧的牵在一起。

回到了旅馆的父母问镜花这两三天有什么收获,少女恬然地微笑起来,说她看到了一个爱情故事。
                  —————— Fin.

【【【【【【声明】】】】】】

①接下来写的太敦短篇,多多少少都会写点肉沫,甚至会开豪华大车(?)比如小霖的女装梗《癖》,以及借用夏花的监狱paro的《膏肓》,都想的差不多了

所以会在小霖那篇女装梗出来之前写一个太敦文的总结吧,到底会不会打tag什么的,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说不定会被说"不产新粮搞什么总结"这类的(挠头)

但是总感觉自己不是写肉的料,(因为我这个人就是那种不开车还好一开就是几k字的那种罗里吧嗦的车),这样的我真的能写好吗……?

说起来自己除了第一篇太敦文开了车以外,其他都是都清水的呀……要不就是接吻牵手之类的……比起别的文来说,这两人之间的互动真的一点都不亲密呀

自己还是写的不够好吧。这不是负能,这是事实。

还是尝试着写一写吧,肉什么的,脑海里已经酝酿很久了,不付诸文字就没什么意义了XDDD

还有一件事,就是有关于我那篇雷金的短篇。想来想去,为了不让自己觉得在"欺骗粉丝",我还是决定要解释一下。

近日以来有几位凹凸圈的小伙伴关注了我,关注之快让我感到十分的惶恐。而且那篇《灯光入我船舱》,我自认为是不值得那么多人喜欢的,无论是字数还是质量,都不是值得那么多人赞美的。热度这么高,我不知道是因为"爱屋及乌"的效应还是因为我主混的圈子人比较少的,相比较起来热度高到可怕的原因。

非常感谢关注我的凹凸圈小伙伴,但是如果小伙伴们是因为"爱屋及乌"效应或者是"期待我产更多的雷金粮"而关注的我,那我会让你们很失望。因为我产雷金的几率很小,也许以后不产雷金也说不定,并且我应该是不会入凹凸圈的,真是很抱歉。

所以,凹凸圈的小伙伴看到这条声明以后,取不取fo我
,请自行考虑。以及,谢谢你们的关注与喜欢,不胜感激。